欢迎来到大众彩票

华尔街“中国神童”失联,涉嫌利益输送?这家老牌私募悬了

热衷帆船的汪潮涌并没有带领信中利(833858.NQ)扬帆远航,相反,高杠杆投资的后遗症正不断突显。

12月16日,信中利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汪潮涌失联,相关情况尚待确认。目前公司已申请停牌。

汪潮涌有“华尔街神童”之称,15岁考上华中科技大学,19岁成为清华大学经管院研究生,20岁赴美留学,22岁开始在华尔街履职。

1998年回国担任国家开发银行高级顾问,参与筹备和组建国家开发银行的投资银行业务。1999年创办信中利资本集团,成为中国最早的VC/PE机构之一。

2014年,新三板全国扩容,信中利是继九鼎集团之后,较早在新三板挂牌的创投机构。

2015年底,九鼎借壳中江地产(600053.SH,已更名“九鼎投资(600053)”)成功登陆A股,2016年,信中利也通过融资控股了深圳惠程(002168.SZ),但随着当年监管层对PE借壳上市政策的收紧,信中利进军A股之梦破碎。

彼时,汪潮涌表示,收购深圳惠程会将合适的资产置换进上市公司。

但16倍高杠杆收购,加之汪潮涌后续的借款纠纷,压垮了这家老牌私募。相关信息显示,居然控股、中冀投资以及逢时资本等多家公司对汪潮涌提起股权回购诉讼。根据信中利2020年年报,居然控股持有1648万股,为公司第八大股东。

2021年12月15日,信中利股价仅为0.45元/股,是名副其实的“仙股”,居然控股已经不可能通过新三板市场退出,要求汪潮涌回购不可避免。

不过,在其挂牌历史上,信中利曾创出430元的“天价”。

2016年12月16日,因“乌龙指”,信中利(833858.NQ)股价飙升至430元,市值一度达到5547亿元,这也成为信中利为数不多的高光时刻。

汪潮涌失联

近日,据财新报道,汪潮涌(本名汪超涌)已经失联两周,被朝阳经侦带走。其此番陷入泥潭,与信中利旗下参与居然之家(000785.SZ)借壳上市的私募基金有关。

12月17日,居然之家证券部一位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他不是我们的直接股东,我们不清楚这事情。”

为了求证汪潮涌是否被北京市朝阳分局经侦支队带走,12月17日,时代财经致电北京市朝阳分局办外宣,其工作人员表示,“留意官方通告”。

截至发稿,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朝阳没有相关通报。

12月16日,信中利发布公告称,“公司已通过各种渠道多次联系汪超涌及其家属,但均未取得有效联系。公司同日向公安机关咨询相关情况,但截至目前尚未获得与汪超涌先生相关的有效信息。”

同日,时代财经致电信中利,多个联系方式未能接通。

信中利前董事、副总经理王旭东告诉时代财经,半年前已经从信中利完全离职,对(失联)事情并不知情。“现在消息满天飞,不要乱猜。”

从当年的重组公告来看,持有居然之家股权且涉及信中利的私募基金至少有三家,分别是共青城信中利建信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信中利建信”)、青岛信中利海丝文化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信中利海丝”)以及一家由北京信中利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中利股权公司”)为执行事务合伙人的武汉然信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武汉然信”)。

其中,信中利海丝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是青岛信中利少海汇高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信中利”)。

时代财经注意到,青岛信中利是信中利的子公司,今年11月被青岛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监管措施,涉嫌违规的事实之一就是,“利用基金财产或者职务之便,为本人或者投资者以外的人牟取利益,进行利益输送。”

子公司存在利益输送

2019年12月26日,“武汉中商(000785)”完成重组更名为“居然之家”。

彼时,信中利建信、信中利海丝和武汉然信分别持有居然之家3262.7268万股、1586.9448万股和4181.6626万股,这些股票的解禁期是2021年12月20日。且,信中利建信、信中利海丝和武汉然信互为一致行动人。

就在解禁即将到来之时,信中利的实际控制人汪潮涌突然失联让事情变得开始微妙起来。

时代财经注意到,信中利海丝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是青岛信中利,其被青岛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监管措施的时间是2021年11月9日。

青岛信中利存在的问题包括,“利用基金财产或者职务之便,为本人或者投资者以外的人牟取利益,进行利益输送”、“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不到位”,以及“向投资者承诺最低收益”。

在某私募基金人士看来,青岛信中利的后面两个问题都不太大,“最重要的是利益输送,但是这利益输送是否涉及居然之家借壳上市,要等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出来才能知晓。”

青岛信中利是信中利股权投资和青岛少海汇金控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于2016年12月12日共同出资设立,设立时的认缴出资总额为1000万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青岛信中利的法定代表人是沈晓超,该公司目前旗下仅有两家子公司,分别是持股5%的青岛信中利少海高创投资有限公司和持股1%的信中利海丝。

沈晓超是信中利资本集团首席财务官、高级合伙人,同时也是信中利的董事、财务总监。

在2019年1月15日,青岛信中利与信中利股权公司、青岛少海汇智慧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了信中利海丝,成立时的认缴出资额为2500万元。

两个多月后,即2019年4月4日,信中利海丝召开了合伙人大会,同意合伙企业认缴出资额从2500万元增加至12500万元,其中,新增出资额分别由青岛城投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中心(有限合伙)、苏州国际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信中利,以及自然人汪申琦、万晓东、洪波、谭清、刘晋荣、黄曰强、佟德丽等出资认缴。

此时,信中利海丝并不持有居然之家的股权,持有居然之家股权的是共青城信中利少海汇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信中利少海汇”),该私募基金是2018年3月以增持和受让方式获得了居然之家0.28%的股权,合计耗资约1亿元。

但是在2019年1月21日,信中利少海汇将持有的居然之家0.28%股权转让给了信中利海丝,转让价格为1.15亿元,转让理由是,“基于自身的基金投资策略,为避免交易风险,尽早获取预期收益回报,决定不再参与本次重组交易。”

青岛信中利被查出的“进行利益输送”究竟是不是涉及信中利海丝?

12月17日,时代财经多次致电信中利,但其董秘办电话始终无法接通。此后,时代财经又给信中利董秘魏灿发去了邮件,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其回复。

股权回购诉讼缠身

时代财经得到的一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显示,2017年1月5日,居然控股与北京本草天地养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本草”)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以14996.8万元(每股9.1元)受让了北京本草持有的信中利1648万股股份,并于2017年1月17日支付了全部股份转让款。

汪超涌(即汪潮涌)于《股权转让协议》签署同日向居然控股出具《回购承诺函》,承诺自居然控股支付全部股转款之日起满三年后,若要求退出时无法通过新三板或其他市场以合适价格成交时,汪潮涌同意按承诺函约定价格回购居然控股持有的全部股份。

时代财经注意到,信中利在2017年1月6日披露了这次股权转让,但这次公告的内容是信中利与居然控股“以投资业务为合作重点,以行业交流、项目互荐、以股权投资方式互相投资入股等方式达成战略合作”,不仅没有披露股权转让方是北京本草,也没有披露汪潮涌与居然控股签订了《回购承诺函》。

北京本草与汪潮涌、信中利又是什么关系呢?

根据信中利2015年披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2010年12月8日,北京本草出资5000万元成为信中利的股东,持股比例为50%,而彼时汪潮涌及其夫人李亦非合计的持股比例才仅为49%。

仅仅五个多月之后,即2011年5月12日,北京本草将所持有的信中利50%股权又分别转让给了汪潮涌与李亦非。

更有意思的是,北京本草又是信中利所投资的项目,并在2015年之前以股权转让形式完成了退出,IRR(内部收益率)是14.03%。

计划赶不上变化,三年后信中利变成了“仙股”,居然控股注定无法在新三板退出,汪潮涌也没有按时履约。

在2017年1月5日,双方股权转让时,信中利的股价是16.20元,居然控股当时每股9元受让价等于是打了一个“五六折”。两年后的2019年1月3日,信中利申请公司股票终止挂牌(交易同时停牌),该股已经跌至5.32元。

2021年9月,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否决了信中利终止挂牌的申请。2021年10月8日,信中利复牌,股价当天下跌50%报收2.66元。几天后的10月13日,信中利最低跌至0.34元。

2021年12月15日,信中利的股价为0.45元,对于居然控股来说,其成本已经浮亏了95%。

虽然,汪潮涌一度向居然控股承诺于2021年1月31日前履行回购义务,回购金额按14996.8万元投资本金及年化10%收益回购。但是,居然控股似乎不再信任汪潮涌,一纸诉状将其告上公堂,请求法院判令,汪潮涌回购居然控股持有的信中利1648万股股票,回购价款合计2.10亿元,以及违约金。

“这种股权转让又约定回购的,实际上就是一种变相的股权融资方式。”12月17日,某上市公司董秘向时代财经表示。

除居然控股之外,信中利与汪潮涌还牵涉多起股权回购诉讼,如北京逢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逢时资本”)与汪潮涌关于1250万股信中利(取得时间为2015年6月30日,持股成本为8元)的股权回购诉讼,涉及金额1亿元左右;中冀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冀投资”)与汪潮涌关于成都哆可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哆可梦”)22.43%的股权回购诉讼,涉及金额约6.84亿元等。

12月17日,时代财经分别给逢时资本、中冀投资发去了采访邮件,但是截至发稿时均未有回复。

高杠杆之祸?

汪潮涌目前究竟身在何处,12月17日,时代财经致电信中利前董事、副总经理王旭东,王旭东表示“完全不知道”,“现在消息满天飞。”

王旭东曾与汪潮涌共事多年。据信中利年报,王旭东从2015年6月5 日起任职信中利董事及副总经理职位。

不过,在2020年中报公告前一天,也就是2020年6月29日,信中利董事会于收到王旭东递交的辞职报告,辞职即日生效,王旭东辞职后继续担任公司大文化板块合伙人职务。

12月17日,王旭东告诉时代财经,其半年前已经从信中利完全离职。

不仅是王旭东,同期担任信中利高管的陈丹,也于不久前辞职董事、总经理职位。公告显示,信中利董事会于2021年11月3日收到陈丹递交的辞职报告,自2021年11月3日起辞职生效。辞职原因是工作职责调整。

与陈丹同日辞去高管职务的还有颜松。公告显示,颜松辞去监事一职后继续担任其他职务。

同时,今年以来辞职的还有职工监事杨宇慧和谭清,代董事会秘书沈晓超。

业绩方面,信中利每况愈下。财报显示,2020年信中利营收8.79亿元,同比减少32.26%;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6.27亿元,同比骤减-23751.03%。2021年半年报显示,信中利期内实现营收2.21亿元,同比减少-63.56%,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12亿元,同比减387.36%。

负债方面,截至2021年6月30日,信中利负债总计高达31.97亿元,资产负债率(合并)达58.4%。其中,应收账款2.39亿元,其他应付款15.56亿元,长期借款4.68亿元。

另外,报告期内,信中利旗下惠程科技(002168)、成都哆可梦等4个子公司共计商誉减值高达14.88亿元。

惠程科技本是信中利控股实业经营的主体,主要从事高端智能制造和互联网综合服务两大业务。媒体报道,2016年,信中利以1亿元左右现金及20多亿的资产抵押融资,高杆杠收购惠程科技,目的是想效仿九鼎集团曲线上市。

然而,2016年9月证监会严查借壳上市,对跨界并购监管趋严,信中利只能“转战”整顿惠程科技业务,通过收购哆可梦、战略投资真机智能等方式,做大互联网游戏、高端智能制造等业务板块。

而惠程科技也是信中利多项业务中,除了基金管理业务以外毛利率最高的一项业务。信中利2020年年报显示,游戏业务收入毛利率高达78.95%。

汪潮涌一直未能向惠程科技注入优质资产进行业务重组,导致惠程科技股价业绩不佳,股价连年下跌。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9年9月至2020年12月,信中利还违规对惠程科技非经营性占用资金。

惠程科技2020年年报显示,其自查发现信中利占用公司资金3.02亿元。截至2021年3月1日,信中利累计已归还惠程科技非经营性占用资金3.1亿元,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为6067.49万元。

今年5月份,惠程科技发布公司控制权拟变更的公告,称重庆绿发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将成为惠程科技控股股东,标志着汪潮涌多年的“PE+上市公司”资本运作布局或输得已一败涂地。

对于这位“华尔街中国神童”来说,“失联”或许是注定的结局。

posted @ 22-07-06 11:37 作者:admin  阅读:
大众彩票平台,大众彩票官网,大众彩票网址,大众彩票下载,大众彩票app,大众彩票开户,大众彩票投注,大众彩票购彩,大众彩票注册,大众彩票登录,大众彩票邀请码,大众彩票技巧,大众彩票手机版,大众彩票靠谱吗,大众彩票走势图,大众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大众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