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田屋事件:幕末的血与火

日本元治元年(1864年)6月5日晚十点,负责维护京都治安的新选组突袭位于三条河原町的池田屋旅馆,袭击在此集会的尊攘派,史称“池田屋事件”。

这是日本幕末各方面矛盾爆发的一次标志性事件,甚至导致“明治维新”被推迟,而引爆这一事件的导火索就是尊攘派的异军突起。

在“黑船事件”后,许多爱国志士不满幕府大老(幕府体制下辅佐将军的最高官员,总揽幕府事务)井伊直弼无视天皇直接与列强签约的卖国行为,提出还政天皇、尊王攘夷的口号,掀开了轰轰烈烈的尊攘运动。

既然尊攘派主张举国还政于天皇,他们又为什么会被日本政府视为非法组织,以致于调动“首都警备团”新选组加以歼灭呢?

第一,尊攘派在京都大肆策划暗杀行动,已经危害到正常的社会秩序。

江户时代的“愤青”们,喜欢把自己心中的不满付诸于行动。当时的尊攘派志士在京都展开大规模的“天诛”行动,凡有赞同开国倾向的幕府官员都是潜在的暗杀对象。

日本漫画《浪客剑心》中的主人公绯村剑心,历史原型为尊攘派“天诛”行动中的干将——“千人斩”河上彦斋

包括主张开国的进步学者、甚至只是和开国派扯上关系的无关人士,都被一味排外的尊攘派视为卖国贼加以杀害。“天诛”引发了巨大的恐慌,很多无主浪人趁乱在光天化日下当众行凶。尊攘派的胡作非为很快引起了天皇的不满,京都与江户(京都为都城,江户为幕府将军的治所)出于遏制尊攘派的需求逐渐走到了一起。

第二,尊攘派计划用武力胁迫天皇,彻底将自己置于不忠的境地。

“八一八事件“(1863年8月18日,作为尊攘派主力的长州藩和土佐藩被逐出京都)后尊攘派在京都已经成为事实上的非法集团,但他们并未就此善罢甘休,有超过二百名尊攘藩士秘密潜伏在京都,并伺机策划恐怖活动。

次年6月5日清晨,新选组逮捕了一名长州藩士,经过审讯得知,尊攘派竟筹划于近日火烧御所,将天皇掳至长州藩!

但是他们仍未查清这些尊攘派秘密集会的具体地点,于是便对京都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当晚十点三十左右,组长近藤勇率领着一支小队搜查河原町,他发现池田屋旅馆的二层依然亮着灯,立刻察觉到事有蹊跷,率领队士对池田屋展开突击。于是,可能改变了日本幕末历史走向的池田屋事变就在偶然中发生了。

在池田屋一役中,新选组以阵亡三人的代价,砍伤、逮捕了超过三十名尊攘派藩士,尊攘派的干将吉田稔磨被当场斩杀,新选组之名因此扬名天下。

现在的池田屋旅店

长州藩在池田屋事件中损失惨重,敢于谋划劫持天皇的他们会甘愿吞下这次失败的苦果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6月9日,长州藩就池田屋一事向幕府提出公开抗议,未得到幕府的任何回应。原本对公开军事对抗心怀疑虑的长州藩政府终于下定决心,以此事为借口派遣各部军队向京都进军,引发了禁门之变。

超过三万户房屋在这场军事政变中被焚毁,京都大火烧了整整三天三夜,天皇终于对长州藩忍无可忍,命令一桥庆喜(也就是后来继任将军的德川庆喜)出兵征讨长州藩。

在第一次长州征伐中,长州军队大败,三名家老被迫切腹谢罪。然而让庆喜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四年之后,长州藩就卷土重来,并在京都城外的鸟羽、伏见大破幕府军,敲响了德川幕府的丧钟。

为什么在池田屋事件后引发的一系列军事行动中都遭到失败的长州藩,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回复元气,并最终战胜了幕府呢?

这要感谢幕府帮助长州藩内的进步藩士肃清了保守派。

实际上在实行“天诛”的过程中,就已经有一些具有远见的藩士开始反思一味闭关的行为。

桂小五郎曾经是长州藩实行“天诛”的干将,他雇佣并豢养了大批死士暗杀幕府官员。但曾经接受过吉田松阴教育的桂小五郎逐渐意识到,单纯针对幕府的血腥暗杀活动无法真正使日本走上富强,唯有打开国门、革新体制,才能改变国家落后的面貌。

在池田屋事件中侥幸生还后,他流亡各地潜伏,寻求东山再起的机会,被人们嗤笑为“逃跑的小五郎”。

终于,在第一次征长战争后,长州藩内有分量的保守派几乎被幕府杀戮殆尽,藩内对保守派的不满也与日俱增,和桂小五郎同在吉田松阴门下学习的高杉晋作发动政变彻底驱逐了藩中的保守派,将他作为新领袖迎回长州藩。

二人一改过去长州藩对西方的敌视态度,积极同英国交好,购买了一批先进的军事装备,在第二次征长战争中凭借火枪大败仍以武士刀为主要武装的幕府军,并且同长期敌对的萨摩藩达成和解,组成“萨长同盟”,明确将尊攘派的斗争对象从洋人转向了幕府。

幕府购买的第一艘战列铁甲舰“甲铁号”,因为戊辰战争爆发,最终反而是获胜的维新派收下了“甲铁号” 。

池田屋事件是武士在江户时代最绚丽也是最后的高光时刻:34名新选组队士凭借着过人的技艺以寡敌众击败了长州藩士;五年后,由副长土方岁三率领的500人旧幕府军攻上新政府军旗舰甲铁号,被一挺格林机关炮击退。

由此,伴随着血与火的武士时代结束了——而取代武士刀的枪炮,将在未来燃起更炽烈的火焰。

在面对幕末内忧外患的时局时,尊攘派经历了一系列的失败和内耗,最终判断此时国内矛盾才是制约日本富强的主要症结,所以果断选择优先处理内部矛盾,最终为明治维新打开了局面。这也再次证明了分清内外主次矛盾的重要性。

历代评价

有时候,历史还是靠鲜血染成的。

——司马辽太郎《最后的攘夷志士》

编辑说明

文字 / 哥特人的猫

排版 / 乐多

封面 / 乐多

posted on 2022-06-12  admin  阅读量:

版权信息

大众彩票平台,大众彩票官网,大众彩票网址,大众彩票下载,大众彩票app,大众彩票开户,大众彩票投注,大众彩票购彩,大众彩票注册,大众彩票登录,大众彩票邀请码,大众彩票技巧,大众彩票手机版,大众彩票靠谱吗,大众彩票走势图,大众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大众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